月光小筑科技咨询网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响水爆炸背后的发展困境-只要企业来 县里就很高兴_0

发表于:2019-03-29 14:46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3月22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距离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点两公里外的陈家港镇草港村,居民房屋受损严重,房屋玻璃大都被震碎。图/视觉中国

“3·21”爆炸不是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第一次发生事故。2007年11月,园区内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化学爆炸,导致8人死亡,5人受伤;2011年11月,该园江苏大和氯碱化工公司发生氯气泄漏,致使下风口江苏之江化工公司30多名员工中毒,40人住院。

2011年2月,因一则陈家港化工园即将发生爆炸的传言,响水县近万名居民连夜逃离,4人在那次“集体逃亡”中不幸遇难。

更严重的是,事后多位当地居民都表述,如果再有爆炸的说法,他们依然会选择相信。因为,化工园带来的安全隐患,多年来一直让他们无法释怀。

从苏南转移到苏北

响水县所在的盐城市位于苏北地区。据江苏省统计局的调查资料显示,苏北和苏南虽一江之隔,但两地之间的贫富差距却已大于国内东西部的差距。经济上巨大的落差,也给苏北的地方政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连云港市灌南县常务副县长李占超曾向媒体表示,“我们不是想选择什么产业都可以的,只要有企业愿意来,县里就很高兴。”本世纪初,灌南县刚刚开始成立工业园区时,位置偏远、交通不便、配套也不全,只有化工企业认为这里外部干扰少,愿意来投资。

化工企业有投资少、见效快、利润高、污染大的特点。这个行业的高利润也使得其在产业转移中备受承接地地方政府的青睐。

与此同时,苏南的产业发展正经历腾笼换鸟,化工企业在当地失去了发展空间,面临外迁。

事实上,江苏以化工立省,上世纪90年代,受惠于上海的“星期天工程师”,苏南发展出了一大批小化工厂。这些化工厂从诞生之初就有技术不足、规模小、污染大的特点。于是,这些企业一边带着苏南经济起飞,一边造成了严重的化工污染。

本世纪初,苏南地区逐渐意识到环境问题,开始对区域内的化工企业进行整治。2002年至2004年,江阴市共关停和取缔了25个污染严重、难以治理的企业,对267家污染企业要求限期治理。2005年,江阴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又因环保问题关停了30家企业。

除了环保上的压力,把工厂迁往苏北也给企业自身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在2004年左右,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开始陆续把生产基地迁至苏北。该公司市场管理部一位姓王的处长说,“由于(苏北)税收、土地政策相对优惠,一般情况下不需要投入多少,第二年就能做到盈利。”

2006年,《中国新闻周刊》对这次化工企业的大迁移做过封面报道。当时记者了解到,2006年在苏南地区的开发区中,一亩地30万至40万元的价格都被认为是相当便宜,而苏北有时只需一两万元。同样要建造厂房,苏北地区要比苏南节省20%~30%。在劳动力费用上,1000元左右的月工资在苏南地区还经常出现“工荒”,而在苏北,月工资只需500~800元。

此外,苏北各地方政府还出台了减免税收的多项优惠政策。“除去增加的运输成本和管理成本,综合比较,苏北会比苏南低30%左右,对于那些附加值低、劳动力密集的产业,这个差距是很有诱惑力的。”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田伯平说。

苏北经济发展的需求和苏南企业的转移互为需要,使双方一拍即合。在2006年的苏北投资贸易洽谈会上,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自苏南,他们开列的项目清单中,化工、印染、金属电镀等污染较重的行业占有相当的比重。

常州市牛塘镇工商所个体与私营协会会长董根元曾在2005年带领本镇的企业家到苏北地区考察。当地政府不但以警车开道,还给企业家们的车辆颁发了“绿色通行证”。“有了这个证件,交管部门是不能随便查的。”董根元说,当地官员们的热情使他们印象深刻。

《中国新闻周刊》还得到一份政府各部门招商任务表,上面显示县委各领导按规定对点挂钩服务企业,各行政部门几乎都有引资任务,其中教育局、民政局、司法局、劳保局、国土局、建设局、交通局、水务局和卫生局这些单位每年必须完成一个千万元以上项目的引进。

江苏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04年,苏南向苏北产业转移500万元以上项目1893个,总投资641亿元,投资额同比增长高达82%;2005年仅1~11月,向苏北转移500万元以上项目的总投资达到702.3亿元。

3月22日,消防员在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核心周边开展救援工作。摄影/中新 泱波

不断扩张的化工园

作为盐城市“北三县”之一,响水县曾被视为苏北的传统贫困区域,发展工业已经成了该县政府多年来的夙愿。响水县东沿黄海,北部灌河流经,具有发展化工产业的地理优势。

陈家港化工园,即现在的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建设于2002年。它的名字经历了两次变迁,从“盐城市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到“陈家港化工集中区”,再到“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

当年,在承接苏南地区的产业转移的背景下,这个江苏较为贫困的地区变成了一个大工地。2005年,陈家港化工园还被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评选为“全国十大最具潜力的化工园区”。

在招商文案中,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宣称设有化工生产、生活服务、污水处理、化学危险品贮存四大功能区,是苏北第一家获得环保入户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

陈家港园区经历了一期和二期规划,从原来的4平方公里发展到后来的10平方公里。2017年9月,陈家港又经历了第三次规划,在这次规划中,当地政府将园区的西北边界进一步移向了灌河滩涂和水域。

据最新的数据,陈家港化工园现有工业企业55家,其中基础设施配套企业3家(响水县陈家港水处理有限公司、江苏森达陈家港热电有限公司、响水新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医药企业14家,农药企业7家,染料企业13家,基础化工企业2家,其他精细化工企业16家。

3月22日,江苏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ICU外,院方为转移到院的重伤者家属设置了休息区域。由于空间有限,一位女士只能坐在椅子休息,她的妹妹在爆炸事故中遭受重伤。图/视觉中国

高昂的关停代价

经济学家吴敬琏曾在2006年出版的《中国增长模式抉择》等著作中指出,当时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粗放增长、片面追求规模;二是不管适合与否,各地都争相发展重化工业。

这位经济学家当年预言,从长远看,这两个问题将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并使其成为一个长期困扰中国的难题。

可以说,响水县正是这种经济增长模式的一个缩影。

张兴荣曾任响水县招商办主任。2006年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先污染后治理,已经被西方国家反复论证了许多年,已经成了一个颠扑不破的发展公理,要发展工业都逃不过这一劫。

苏北总体的环境质量曾好于苏南。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农用化学品污染防治研究室主任林玉索,在2006年在江苏省境内进行过为期一个月的环境安全检查。他表示,当时就总体的环境质量来说,苏北要明显好于苏南。

当年,苏北很多化工园区还处于建设初期,大部分化工企业还没有真正投入生产。林玉索当时曾警告说,“一旦这些化工园区全面建成,环境安全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而这些化工园区的安全不但涉及本地区公众的生活,更涉及整个长江下游地区的饮用水安全。”

众所周知,陈家港化工园的存在,让响水县时刻面临着环境治理的难题。过去几年,园区内化工企业停产整顿的消息经常出现,有时是一两家企业,有时则涉及整个园区。

响水县灌河口的污染状况也日益恶化。2014年江苏省环境质量公报显示,灌河的主要入海污染物中化学需氧量比十年前增长了十倍。2007年以来,在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四次实测中,在近海监控点“灌云化工园区排污口”(连云港)的水质状况都是劣四类,生态环境质量等级为“极差”。

但陈家港化工园带来的经济利益让当地政府难以割舍。在民众因谣言“集体出逃”的2011年,陈家港化工园的纳税额占全县财政收入的1/6左右。在化工园的带动下,2018年响水县的各项经济指标创新高,GDP实现349.86亿元,增速达到8.1%,位列盐城市各区、县第一。

另一方面,关停化工园区也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2016年,灌云临港产业园被环保督查查出问题后,开始取缔关闭42家企业,并对18家企业停产整治、17家企业转型提升。两年来,灌云县为此一共投入36亿元,其中企业投入整改资金23亿元,县财政和园区投入资金13亿元。

灌云县县长朱兴波曾表示,历史与现实的教训让灌云痛定思痛。据他透露,临港化工集中区开发15年来,累计纳税几十个亿,而近两年环保治理也花了几十个亿,彻底治理到位更是需要近百亿元。

(原标题:响水困境:只要企业来,县里就很高兴)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ntaivalve.com/keji/73.html

栏目:科技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