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小筑科技咨询网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三一重工的政治经济学

发表于:2019-10-19 15:13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由入选党的十八大代表至迁都北京,相比往年,民营企业家梁稳根 不仅迎来了战略收缩年,还似乎多了政治的味道。

  没错,间谍、监听、绑架,车祸,这并非在描述一部商战电影,而是三一重工(600031.SH)老板梁稳根向外界讲述的经历。并声称,由于不堪忍受竞争对手的无止境迫害和地方政府的偏袒,他正着手将公司总部从长沙搬到北京。同城本就是非多,但最终闹到光鲜的中国首富不惜以受害者的面孔出镜,并将湖南当地父母官置于尴尬境地,却着实罕见。

竞争罗生门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作为民营企业的三一重工并非按常理出牌的角色。与中联重科(000157.SZ,1157.HK)的口水战,十次有八次是三一重工先挑起。

  2012年4月,梁稳根的侄子、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通过微博指责中联重科以低首付甚至零首付、零利息的激进促销手段,搅乱混凝土机械市场秩序,将行业推入危局。并称其融资租赁的经营模式是高明的庞氏骗局。当期报表光鲜华丽,未来呢?股民依当期报表掉入庞氏陷阱而不知。

  随后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微博)更是多次在个人微博以不点名方式批评中联重科。直至梁稳根亲自上阵接受媒体采访,讲述内心独白,将中联重科推向了更为激烈的舆论漩涡。两家公司的新愁旧怨顿时积聚至顶点。

  面临梁稳根及其下属的高调出击,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显得很神秘。哪怕在梁稳根公开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一系列言论后,詹仍没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中联重科仅在官方网站上挂出了一段简短的声明,称报道内容不属实。

  对于三一重工的高调,有人力挺,民营企业在当下的中国做事不容易,通过媒体博取舆论支持正说明政治资源有限。也有人不买账,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中联重科没少吃三一的亏。

  知情人士讲述,2006年8月,中联重科在江苏的一台44米泵车发生泵架断裂。三天后中联重科在全国范围内20多个省市自治区上百家客户均收到了有关泵车泵架断裂的短信息。

  一位了解该事件的经销商说,该事件应为三一重工员工所为。此事件后,不少客户开始远离中联重科,转投三一重工;而一些买了中联泵车的客户,则找到中联重科寻求解决方案。

  业内人士表示,工程机械属于高度市场化的行业,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双方在竞争中各使一些小动作很普遍。这种情况下,关键看作为父母官的湖南省政府怎么协调。

  2011年9月,湖南省政府发动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山河智能等单位签署了《湖南省工程机械行业公约》约定不得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

  该公约是工程机械行业内以省为单位所签署的第一个自律性公约。可见对于两家公司的恶性竞争,湖南省政府有意做出调解。不过从后续几家公司的市场表现看,该公约似乎并未起到任何作用。

  这的确令湖南省政府很头疼。三一重工是一家纯正的民营企业,而中联重科却是一家国有企业,与湖南省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湖南省政府内部一位知情人士介绍。

  据媒体报道,中联重科由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发起成立,现第一大股东仍为湖南省国资委。董事长詹纯新系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詹顺初的儿子;其妻子为原湖南省第二书记万达之女万小丽。同时中联重科众多高管都是根红苗正的官二代。

  让三一重工耿耿于怀的一件陈年旧事是,原本2008年两家公司一起参与竞购当时世界排名第三的混凝土机械公司cifa,后只因中联重科动用湖南省政府的关系,三一重工被迫退出了竞争。

  省里当时的意思是,这次让给中联重科,等到下次机会,再给三一重工。三一重工高管这样对外讲述。

  而到2012年年初,欧洲排名第一的混凝土巨头德国普茨迈斯特有意出卖。但这次中联重科仍然出来搅局。为了防止历史重演,三一重工只好跳过湖南,从北京市突破,直接与大象的当家人密谈,最终才实现了对大象的闪电式收购。上述高管告诉记者。

梁稳根的政治情结

  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正是由于在湖南政治资源的相对劣势,让民营企业家梁稳根执着地走起了政治路线。

  据媒体报道,三一重工此前也谋划过迁总部的事,当时纠结的是搬往北京还是上海。最终因为北京的政治资源,选择了前者。有业内人士分析,从三一重工以及梁稳根的发展历程看,他们一直在走政治经济学道路,并以此促进企业的经济发展。

  从公司成立至今,三一重工一直被湖南省高层冠以本土企业成长的标杆,并将其作为重要政绩向前往视察的领导人展示,任何一个重要领导人到湖南视察时,都会被安排参观三一重工。

  这一过程中梁稳根也相继获得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党代会代表等各种政治资源,甚至一度接受组织考察,传言其入选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从三一重工搬到北京的细节看,尽管未当选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但梁稳根估计还会坚定不移地继续讲政治。

  梁稳根曾感慨地说:我加入共产党以后,把党的事业和三一重工事业融为了一体,三一重工才真正找到了方向。并举出例证,三一重工党委成立以来,三一重工跨越式发展形成60%的年平均增长规模,2011年营业额预计突破800亿元。而在2004年以前,三一重工营业额仅为20多亿元。梁稳根的政治情结可见一斑。

  据悉,梁稳根在长沙日常办公的那栋楼叫做党委楼。三一重工的党员活动室曾经是梁稳根的办公室,现在是一间专门供党员们交流和活动的场所。

  梁稳根有个口头禅,每次在公司的中高层会议上,遇到新面孔总会问一句:你是共产党员吗?如果了解到不是共产党员,他都会要求对方要有信仰,要向党组织靠拢。

启动收缩战略

  在宏观经济减速、工程机械行业下滑以及非理性竞争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讲政治的三一重工也未能摆脱环境的影响。

  2011年下半年起,工程机械行业需求持续低迷。2012年1-9月三一重工实现营业收入407亿元,同比下降1.46%,实现净利润59亿元,同比下降23.4%。

  尤其是第三季度,实现营收89.4 亿元,同比下降18.3%,净利润7.1亿元,同比下降58.8%。如果剔除因会计政策变更以及政府补助带来的营业外收入,第三季度经营实际处于盈亏平衡状态。

  与此同时,截至2012年前三季度,三一重工应收款项为20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达历史相对高位。

  这种情况下如果下游客户违约率上升,意味着大量的应收款项收不回来,未来会直接产生坏账吞噬利润。而据中国工程机械协会会长祁俊表示,目前工程机械行业的平均违约率已经高达30%。此外另一层隐忧则是回购风险。

  目前三一重工60%以上的产品销售都是通过与银行以及租赁公司合作,由三一重工提供担保和承担产品回购义务。截至2012年6月30日,三一重工负有回购义务的累计贷款余额为247.49亿元,客户逾期按揭款及回购款余额为18.92亿元。

  三一重工还与康富国际租赁公司和湖南中宏融资租赁公司开展融资租赁销售合作,并与康富国际、湖南中宏及相关金融机构签订融资租赁银企合作协议,约定康富国际及湖南中宏将其应收融资租赁款出售给金融机构,如果承租人在约定的还款期限内无法按约定条款支付租金,则公司有向金融机构回购合作协议下的相关租赁物的义务。截至2012年6月30日,三一重工承担此类回购担保义务的余额为22.43亿元。

  民生租赁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旦发生大规模回购,工程机械厂家是风险的最终承担者。

  因为国外二手工程机械市场非常成熟,但对国内厂家来说,由于二手设备残值率较高,回收后已经不值钱,而且二手设备流通市场尚未建立,因此大规模回购将是一场灾难。

  一方面行业增速下滑和港股融资搁浅让三一不得不收缩战线,但同时来自中联重科的压力却在与日俱增。2012年以来,中联重科混凝土机械销量超过三一重工,市场占有率成为行业第一。

  2009年之前中联重科在泵车技术方面,与三一重工相差较多,但2008年收购cifa之后,现在二者的水平已经基本相当。有分析人士称。

  此外中联重科的市值也开始赶超三一重工。

  根据万得数据的统计, 2012年12月3日,中联重科收盘价7.86元,总市值606亿元,而三一重工收盘价7.62元,总市值579亿元,中联重科取代三一重工成为工程机械上市公司市值第一。

  尽快实现港股融资,以及基础设施投资开始加速,或许是梁稳根当前的最大愿望。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ntaivalve.com/qiche/2706.html

栏目:汽车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