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小筑科技咨询网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人工智能误区:跟沃兹和马斯克打赌

发表于:2019-10-19 15:13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包括霍金在内的很多人都说,人工智能将全面超越人类智慧,电脑统治人脑的日子已经咄咄逼人了。让他们津津乐道的是,连牛B烘烘的沃兹尼克(乔布斯创立苹果的合作伙伴)都转变态度,支持了上述观点,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怀疑呢?

  且慢,不要迷信权威。沃兹的语速再快,苹果再传奇,也只能代表其个人观点。其实早在沃兹之前,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就以更激烈的预言声称人工智能将会是人类最大威胁,5年之后(最多10年)机器人能够自主决定屠杀人类,甚至像删除垃圾邮件一样删除人类。因为沃兹只说电脑超越人脑,这个比对不好量化,若论加减乘除计算器早就超越了人脑,所以跟前者打赌不太合适;那么我想跟马斯克打一个赌:别说5年、10年,给你20年时间,如果人类安然无恙,是不是送我一辆你最新款的特斯拉?

  说真的,我还真没看上特斯拉。因为在我眼中,特斯拉的所谓核心技术就是一堆锂电池加上一个电动机,谈不上革命性的创新,何况电池还是向松下买来的。其实电动机曾经在一个世纪以前与内燃机并驾齐驱,只是后来在增程能力和续航性的缺陷才使竞争对手内燃机脱颖而出。有朋友(WeMedia陈中)说他从北京开特斯拉到天津,120公里的距离消耗了近200公里电池里程,根本不敢再开得远些,所以特斯拉除了装B以外实在不敢恭维。我认同的汽车革命是核动力,一块手机电池大小的低辐射能源能开十年,只是离低成本商用尚有距离。还有人因为私人火箭公司(SpaceX)的成功而膜拜马斯克,我只想说,给我同样的投资和研发土壤,没准儿能做得更好。

  那我为什么想跟马斯克打赌呢?因为未来学热,因为人工智能热,因为人工智能已经被某些人炒作到了相当不理智的高度。无论是机器人记者的出现还是奇点大学受到的狂热追捧,人工智能的奇点论和威胁论已然甚嚣尘上。

  我也是学控制论出身。在学生时代,一度崇拜诺伊曼和图灵这些奠基者,一度迷恋自适应、自学习这样的专业词汇,也一度梦想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里程碑式人物。不过在20年前看过好莱坞电影《终结者》系列之后,我却毅然放弃了这一方向,原因也很肤浅:与其将来派机器人穿越时空来消灭自己,不如现在就把(专业领域的)自己扼杀掉。说来惭愧,这个观点跟当下的人工智能热算是不谋而合。

  如果我们把莫扎特的曲目和曲风告诉机器,相信机器不但可以弹奏莫扎特的曲子,甚至还可以谱写出成千上万首莫扎特曲风的新曲子。但是,只要我们不把莫扎特的曲风告诉机器,机器哪怕连一首也写不出来。确实,3D打印的最新进展已经敲开了机器人制造机器人的大门,但机器人永远不可能诞下一个莫扎特。建立在传感器、算法和执行机构基础上的人工智能模拟的意识只是逻辑,人类的创造力却并不在于逻辑思维,而在于无意识的力量。

  想想看,人都有令自己和他人感觉不合逻辑的行为,说一些话或者做一些事,不仅别人不知道原因,自己也不知道,这不是任何的算法和逻辑可以解释的。意识能够左右我们的逻辑思维,却丝毫不能触及我们的欲望和冲动。只有逐渐认识到自我的内心世界,认识到人的精神世界,才会发现纯粹的科技主义观念有多么幼稚,才会明白人工智能威胁论就像两小儿辩日一样的不知日之所以然。

  我知道人工智能正在帮助美联社撰写新闻稿件,逐渐替代记者简单的新闻报道工作。但是观察、评论,以及分析类的深度稿是人工智能无法替代的。我也知道无论是鸿海还是海尔,越来越多的机器人正在替代工人完成繁重枯燥的工作。毋庸置疑的是,人的一切工具性工作和流程类事物都可以逐渐被人工智能接替。就像互联网成功地进行了商业和服务的去渠道化,却不可能去掉生产者和消费者这两端一样;人工智能无论发展到任何程度,都只是对人类行为进行去工具化的改造,却不可能去掉思考和目的这两端。思考是主体,目的是客体,这两端都深埋在无意识当中,无意识的自我主体从来都不是意识上的第一人称我。

  有人强调人工智能是人类进化的必然目标,至少是必经之路,对此我并不反对。姑且不论进化论的广谱性受到的广泛质疑,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进化并非全部的人类价值,尤其不是核心内容。在我看来,进化只在于生物机器这一载体从低等到高等的演化过程,而不在于人类独特的思考能力和灵魂世界。人工智能确实正在接近意识,但是人类的思考绝非意识层面这么肤浅。

  KK说,一切的商业都是数据。而亚当.斯密告诉我们,一切的商业背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人类找到这只手之前,所有商贩、工匠、消费者,没有人明白自己对私利的追逐如何能够成就彼此的公平和谐,也不明白一番好意的乌托邦为何总是不能长久。精神分析学教给我一个词:大他者。所有追逐利益的商业行为背后那个共同的主宰者那只看不见的手,就是商业行为的大他者。同理的,罗马共和者们对独裁者凯撒的谋杀却无意中催生了更加独裁的帝国,凯撒从一个人变成了后继独裁者们的称号。这背后的力量、历史演进的大他者,黑格尔称之为历史理性。对人类行为而言,意识背后站着来无影去无踪的无意识,无意识的背后站着看不见摸不到的欲望,而欲望的背后则是人的存在。我们身后总有一个未知的大他者站在那里,我们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但他就在那里。人工智能的神话,实际上是一种算法决定论,逻辑决定论,或者说意识决定论,它否定了现象和行为背后的大他者。

  那么存在的背后是谁?是灵魂!自我的灵魂,人类的灵魂。这个终极的大他者,他无时不刻不在我们的背后,监视我们、左右我们,他是我们的高维之在,而我们则是他的三维投影(切片)。机器即使触到了意识,也还只能望无意识而兴叹,更谈不上寻找欲望和存在。它们的灵魂在哪里呢?上帝没有赋予它们,人类也休想赋予它们。

  千万不需要迷恋硅谷的权威。IBM和惠普的成功已经被联想超越,思科的成功已经被华为超越,谷歌的成功也正在一步步被百度所超越。在我看来,美国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思想,从《爆发》到《反脆弱》,从《失控》到奇点大学,一丁点的想法能被他们写成厚厚一本书,甚至拉扯出一系列的全球巡回演讲。科学与技术相比,前者是道,后者是术;但在真正的思想家面前,全部的科学都是术而不是道。硅谷也好,好莱坞也罢,美国人的成就更多体现在商业文明和娱乐文化,而非思想启蒙。美国人是优秀的实践者,却从来不是深刻的思想者,他们从来没有诞生过堪比弗洛伊德、黑格尔、谢林、拉康这样的大师,真正的思想家哪怕一个小小章节的干货,都够美国人写成湿漉漉的若干本书。人工智能对逻辑意识的接近,对人类工具性功能和流程性事务的替代趋势,能被美国人推演到屠杀人类的危言,像不像中国寓言当中那个刚学会一二三便提笔写万的幼稚小儿现实再版?

  回顾历史,每当人类想把自己放在上帝的高度,必定会遭到惨痛的失败。巴别塔的故事并非无中生有,人类在开始抽象的第二信号系统之前,确实存在共有低级语言的阶段,全世界各民族共同的妈妈爸爸哈哈哎呀啊?(惊讶)啊!(疼痛)就是明证。而从KK到马斯克,再到今天的沃兹,美国人正在做同样的事情:试图扮演上帝的角色。所以我想提醒这一场人工智能盛宴的参与者和鼓吹者们:科技的确是第一生产力,但它绝不是通往天堂的钥匙。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ntaivalve.com/xinwen/2709.html

栏目:新闻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